您的位置 : 首页> 花谷仵作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花谷仵作 已完结

花谷仵作

作者:陆呦呦 楚烬分类:言情

刚出正月,花谷落了一场大雪,四周白皑皑的山峰更衬着谷中鸟语花香,说来这花谷也是个异地,四周环山,四季如春,大片的竹林挡住了唯一的入口,这里俨然一处桃花源。     谷中房舍不多,只有个小院子,“吱呦”院门开了一条缝,探出一个小姑娘,这丫头不过四五岁,扎着羊角辫,穿着薄棉袄,小脸红扑扑的,一双大眼睛透着机灵,她看着谷口自言自语“娘亲怎么还不回来啊…”     离谷口的竹林不远有个天然的温泉,热腾腾的水汽中有个女子,正是这花谷的主人,陆呦呦。     她斜倚在一块大石上,长发随意的束起,宽大的白袍随意的披着,露出白皙的肩膀和精致的锁骨,她手中一把白玉酒壶,半眯着眼,小酌一口,“嗯…不错不错…”似乎是有点喝醉了,她边喝边哼哼呀呀的唱起不成歌的调子,反正这里是不会有人来的……     “哗啦啦。”旁边的竹林突然剧烈的抖动起来,似乎有什么东西要钻进来。     “嗯?”陆呦呦睁开迷蒙的双眼,盯着晃动的竹林,心想该不会是什么野兽?不应该啊。。花谷没有……     “砰!”没等她多想,竹林里竟扑出个男人来,直挺挺的朝着她倒过来!哗啦一声,两人都落进水里。     “呼…”陆呦呦慌忙从水中站起来,身上的白袍湿透,裹着她玲珑的身段。再看那男人,居然直挺挺的飘了起来,仿佛死尸一般!     陆呦呦晃过去探了下鼻息,又把了把脉,看了眼男人的容貌,笑了笑,“长的倒还不错,死了可惜了……本姑娘就救你一救吧”     话毕,她把男人脱了个精光,看着男人精壮的身体,她竟然有些浮想联翩,肯定是刚刚的酒劲上来了,她晃了晃头,半拖半抱的把男人靠在温泉边上。     陆呦呦从温泉中爬出来,拧了拧衣服的水,朝着小院走去,片刻功夫,她带着yào箱子就回来了。     “能撞进来遇到我,大概就是你命不该绝吧。”     说完,打开yào箱,拿出针包,跳入温泉,开始专心施针,这男人中的dú很是古怪霸道,似乎刚中dú不久,但是已经气若游丝,命悬一线。陆呦呦的手法极快极准,片刻功夫,男人身上就扎满了银针,她的额上也全是汗珠。     轻轻吐了口气,陆呦呦擦了擦汗,男人还是没醒,但是气息稳定,脉搏也有力了许多。     陆呦呦从yào箱中拿出一瓶丹yào,取了一颗,却怎么也打不开男人的嘴。     “嗯…真是没办法…看你的样子,本姑娘也不算吃亏!”说完把丹yào衔在口中,吻了上去。丹yào入口既化,陆呦呦刚想把舌头收回来,却被男人噙住!     许是施针解了dú,男人竟然有些醒了,迷糊间他感觉到有人在给自己以嘴哺yào,本能的就噙住了她的小舌,温热甜美,忍不住想再仔细尝尝,揽住怀里纤细的腰肢,薄薄的衣衫下是滑腻柔嫩的肌肤……     “嗯…唔…”陆呦呦惊的就要推开他,她好心救他,他要干嘛?!好在男人并不是完全清醒,身体还很虚弱无力,陆呦呦挣开以后,男人又昏了过去。     “呼呼呼…”陆呦呦脸红红的喘了口气。抬手就想打这个登徒子几巴掌。     “本姑娘好心救你,你居然轻薄我!”陆呦呦瞪着月色下那张俊脸,高鼻深目,薄薄的唇。“哼!长得好看了不起啊!”气呼呼的收了针,爬上岸,开了个方子扔在男人的衣服上。想了想,又加了几个字“救你乃天意,若要报恩,勿寻勿扰勿再来”     满意的点点头,陆呦呦拎起yào箱转身回去,纤细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薄雾的夜色里。展开

花谷仵作_精彩章节试读:

                  第21章:以画相赠,姑娘请不要拒绝                          望京府衙的后院,白七七拉着陆呦呦说秦墨怕蛇的事情,越说越觉得好笑,秦墨去书房找刘大人过来,俩人进院子就听白七七笑着说:“以后他再气我,我就把蛇放他床上,哈哈哈。”                “咳!”秦墨用力一咳,白七七和陆呦呦一起看他。                刘文海走到石桌旁坐下,“白捕头,今日这个紫衣女,可是你在翡城遇到的那个?”                “绝对不会错的大人!”白七七肯定的说:“虽然她换了衣服还没带面具,但是肯定是她,我们jiāo手时,她也认出了我,而且她亲口承认,割面案就是她所为!”                “不错,大人。是卑职无能,没有抓到她。”秦墨有些愧疚的说。                “人无完人,你也不必太自责。”刘文海摆摆手,“这女子仅凭一只笛子就能cāo纵蛇虫,而且还善于用金风这种偏门的dú,究竟是什么人呢?”                “大人,我想她可能是苗疆的虫师或者蛊婆。”陆呦呦想了想说道。                “苗疆?”白七七想了想,“难怪她的衣服上挂着不少银饰,我听说苗人最喜银饰了。”                “没错,苗疆地处偏僻,很是神秘,我们对他们也不太了解,我也只是听师父说起,在几本医书上看过罢了。”陆呦呦喝了口茶。                “苗人与我们素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而且苗疆离望京那是十万八千里啊。她大老远跑望京来杀人割面是为什么啊?”秦墨不解的问。                “我知道!”白飞飞激动的站起来。                “万雾生!”白七七说出这个名字。                “那个画师?”秦墨皱眉,“和他有什么关系?”                “你可真是呆啊!”白七七真想知道他这么呆,是怎么当上金牌捕头的。“你想想,我们是在哪里遇到那个紫衣女人的?”                “湖边啊。”他还记得白七七一声不吭就去追人了。                “对啊!我们当时在盘问万雾生,那紫衣女人本来是要往凉亭来的,看见我们在,她就转头跑了。如果我们不在呢?她是不是要去找万雾生?”白七七分析到。                “那她也有可能是去画像的啊。”秦墨不以为然。                “哎呀气死我了!一个杀了四个人的凶手,去找画师画仕女图?她傻还是你傻啊?”白七七急得直跳脚。                “而且你问她认不认识万雾生的时候,她的反应也说明了万雾生和她有关系。”秦墨促狭的看着涨红了脸的白七七,继续说:“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会有什么样的关系呢?这里肯定有故事啊。”                “!”白七七愣愣的看着秦墨,他……他不呆啊……“可恶!你又耍我!”白七七气的就要动手,被陆呦呦拉住。                “大人,我们要不要请这位画师回来谈谈?”秦墨不再和白七七闹,转头问刘文海。                “暂时不要。”刘文海捋捋胡子,“请回来容易打草惊蛇,若是那紫衣女子跑了,我们连她的样子都不知道,想抓她就更难了。这画师是个很重要的线索,你们暗中盯着吧。既然紫衣女子今日去找他被你们搅了,她肯定还会再去的。”                “大人英明。”秦墨拱拱手。                白七七瞥他,非但不呆,还会拍马屁!                “大人,不如我去试试他。”陆呦呦问                “也好,现在不知道这画师对案情知道多少,又扮演了个什么角色,陆姑娘去试试也好,不过要注意安全。”刘文海说完起身回书房了,离皇上给的期限,还有五天了……                秦墨和白七七各带了一队衙役,准备轮流去暗中盯着,陆呦呦换了套衣裙,带着小汤圆准备去湖边试试那万雾生。                陆呦呦走到湖边的凉亭,万雾生已经开始收拾画具了,见来了个带着孩子的姑娘,他抱歉的笑笑:“姑娘,今日太晚了,我已经要收摊了。”                陆呦呦看看坠在湖边的夕阳,笑了笑:“我就是想来请您为我画一副落日背景的画像,现在正好。”                “好吧。”万雾生只好点点头,又把画具铺开,小汤圆好奇的在桌子边看,她还是第一次看见人画画呢。                陆呦呦走到凉亭边坐下,斜倚着柱子,身后是被夕阳染红的湖水。                万雾生仔细观察了一会,开始落笔。                “画师贵姓啊?”陆呦呦好似随意的开口问道。                “我姓万。”万雾生答道,手上也不停,几笔勾勒出陆呦呦脸上的轮廓。                “听口音,你不是本地人?”陆呦呦继续问。                “呵呵,姑娘好耳力。”万雾生也不多说,陆呦呦问一句,他就答一句,抬头打量下陆呦呦,就低头继续作画。                “但是我竟听不出先生来自何方。”                “我出生在北方,十几岁就四处游历,三年前到的望京,乡音早就磨没了。”万雾生笑笑。                “真羡慕先生,可以游历天下,看遍大好河山。”陆呦呦问:“那先生也画风景么?”                “以前是画的,后来……便专攻仕女图了。”                “哦?这又是为什么?”                也许是陆呦呦的气质太过清冷无害,让万雾生没什么戒心,两人一问一答间,竟让陆呦呦知道了一个爱情故事,可惜这个故事却是充满了遗憾和悔恨……                边关大漠,楚烬穿着铠甲在帐篷里看地图,回鹘的十万大军集结在五十里以外的沙漠里,而他们守城的只有五万人,楚烬一想到对方的领兵的是迈呐腾,他就总觉得心里不安,之前他和回鹘可没少打,对方经常被打的丢盔弃甲而逃,别说两边人马相差两倍,就是三倍,回鹘也不敢贸然发兵来犯,这次兵临城下,不简单啊。                “来人。”                “王爷。”惊蛰进来听令。                “你带着我的令牌去一趟翡城,找沐大人,让他寻个理由把刘府抄了,矿封了,人先关起来,不用审,家里好好搜搜。”楚烬说完把腰牌给了惊蛰。                “是。属下这就去。”影卫行事从来是令行禁止,不问原因的。                “要快。”楚烬挥手让他快去。                惊蛰出了帐篷,一匹快马赶赴翡城。                楚烬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脑子一空下来,他就想陆呦呦,想他们道别的那天晚上,她说的话…这场恶战,也许是他的一次机会……                天渐渐黑了,凉亭里的灯火映着湖面,粼光闪闪,万雾生落下最后一笔,拿出印章盖了上去。                陆呦呦走到他身边,看画,“万先生真是妙笔生花。”                画上的陆呦呦楚楚动人,身后一片烂漫的夕阳,衬的她无比娇媚。万雾生把画卷起来,递给陆呦呦,笑,“我与姑娘畅谈这一时半刻,心里很是畅快,若不嫌弃,这画送姑娘吧。”                “那怎么行?”陆呦呦拿出银子给他。                万雾生也不接:“我以姑娘为友,以画相赠,姑娘请不要拒绝。”                “……多谢先生。”陆呦呦收起银子,拿了画,牵着小汤圆离开了凉亭。                湖边离前边的主街还有一段路,远远看着主街上灯火通明,再回头看凉亭里忽明忽暗的孤灯一盏,陆呦呦握紧了手里的画,带着小汤圆快步离开了。                暗处,秦墨带着两个人,盯着凉亭里收拾东西的万雾生,忽地一阵风吹过,在凉亭外出现了一名女子,那女子一身紫衣,脸上戴着面纱,静静地站在光影jiāo汇处,仿佛鬼魅一般,万雾生收拾好了画具,背上画箱,转身,就看到凉亭外站着的女子。                “咣当!”画箱落地,万雾生一脸震惊。                “阿朵…是你么?”他颤声问道。                “你还记得我。”阿朵冷冰冰地说。                “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万雾生激动的走过去。                “站住!”女子退了一步,手里的虫笛指着万雾生,“今日我来,是来取你xìng命的。”                “为什么…”万雾生看着阿朵,“当年你为什么不辞而别?你可知道我找你找的多辛苦…”                “找我?”阿朵冷笑一声,“你这个负心人,还想用花言巧语来骗我!”虫笛一挥,直奔万雾生面门。                万雾生也不知道是吓傻了还是怎么,竟不躲不闪。                “小心!”秦墨挥剑挡在万雾生面前,挑开虫笛,阿朵收了笛子,后退一步,“又是你!”她看了秦墨身后的万雾生一眼,“早晚要你的命!”转身施展轻功消失在夜里。                秦墨看她走了,也没去追,回头看万雾生,“先生不想说点什么吗?”                万雾生沉默的摇摇头,她为什么要杀他?他这些年找她找的如此辛苦,为什么?                “你也听见了,她要杀你,你最好和我回衙门接受保护。”                “多谢秦捕头好意,只是雾生不想被关在衙门里,若是能死在她的手里,也不枉此生。告辞。”万雾生拿起画箱,失魂落魄的走了。                秦墨也没办法,他又不是犯人,也不能强行带到衙门去,只能继续暗中跟着。                陆呦呦抱着小汤圆就快走到府衙了,小汤圆抱着画在陆呦呦怀里睡着了,小丫头还挺沉的,陆呦呦额上都见汗了。                拐出这个巷子就能看见府衙大门了,突然,在巷子口出现一个人影,陆呦呦抱着小汤圆停住脚步,人影越走越近,趁着月色,陆呦呦终于看清了,是一位不认识的紫衣女子,脸上戴着面纱,看不清容貌,只是身上一股肃杀之气,来者不善啊。                “把画给我。”女子冷冰冰的说。                陆呦呦不说话,只是上下打量她,一身紫裙,银色的蛇形腰带环绕在腰上,露出的脖子上也盘着银蛇项链,这应该就是白七七说的那个凶手了。                “为什么?”陆呦呦淡淡的问。                “想活命就别问那么多。”紫衣女看的出陆呦呦没有武功,也少了些防备。                “你就是万画师的情人吧?”陆呦呦试探着问,她也有些捏不准。                紫衣女眼里浮出杀意,“他和你说的?”                陆呦呦点点头。                “呵…他还是第一次与别的女人说起我,看来他对你很不一样啊…”女子这话透着酸楚和愤恨,“那就不能留你的xìng命了!”                从身后拿出笛子,吹了起来。                陆呦呦并不受笛声的影响,继续说:“他还说他很想你,不知道当年为什么你不辞而别,他这些年都在找你,他不画山水只画仕女,你可知道是为什么?”                紫衣女的笛音凌乱,显然是心绪不宁,听了陆呦呦的问话,她放下笛子,“为什么?”                “他其实不擅长画仕女,但是他想有一天能够寻回他心中所爱,为她亲手画一副最美的人像,所以这几年只画仕女,为的就是磨炼技艺。”陆呦呦淡淡的说。                紫衣女子似乎有些恍惚,但是随既想到了什么,声音又冷了几分,“都是骗人的。”                “我与万画师今日是第一次见面,我并不觉得他有必要骗一个陌生人。”陆呦呦歪着头看她,月光渐亮,她眯着眼睛仔细看紫衣女子的脸,面纱下只有一双眼还算清晰,其他五官都是模糊一片,陆呦呦心思转了几转。                “姑娘可是苗疆圣女?”陆呦呦问。                “你!你怎么知道?”紫衣女子大惊失色,瞪着陆呦呦。                “传闻苗疆圣女一生不能动情,若是破了处子之身,就要被施以万蛊噬身之刑,若是能侥幸活下来,也要在脸上种蛊,蛊虫会慢慢吞噬掉五官,最终变成一个无面人。”陆呦呦看着紫衣女子。                “你……你是什么人?”紫衣女大怒,“这是我苗疆秘事,你是如何知晓的!”这些事情就连万雾生她都没有告诉过,这年轻女子是怎么知道的。                “你杀那些年轻女子是因为嫉妒么?”陆呦呦也不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自顾自的说:“不见得吧…那些女子都眼角带痣,是否像曾经的你呢?”                “不要再说了!”女子被陆呦呦说的恼怒,虫笛一动,对着陆呦呦攻来……                陆呦呦抱着小汤圆避无可避,银针也施不出来,只能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跑,紫衣女子紧追在后,腾地跃空而起,对着陆呦呦的后背抓了过来,陆呦呦眼看要出巷子了,感觉身后一阵疾风袭来,抱紧了小汤圆,向前面扑了过去。                “啊!”陆呦呦撞进一个人的怀里,把那人也撞倒在地,那人背着的箱子也被摔散了,里面的颜料洒的到处都是。陆呦呦抱着小汤圆躺在地上,看着被自己撞倒的人,真是太巧了,居然是万雾生。                紫衣女子追到巷口,看见坐在地上揉xiōng口的万雾生,洒的颜料蹭到了他的袍子上,还溅到他的脸上,他狼狈的样子像极了自己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恍惚间,她仿佛回到了四年前,圣山山脚下的市集,他也是这般被自己撞倒,也不生气,胡乱的擦擦脸,还关切的问自己撞的疼不疼…斑驳的颜料挂在他的笑容上,温暖又滑稽……                                           

花谷仵作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花谷仵作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花谷仵作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