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乡村美妇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乡村美妇 已完结

乡村美妇

作者:岳松分类:乡村

都市生活一个高考落榜生,在乡村和一干大闺女,小媳妇的骚情故事,有热血,有上进,有爽点,有风骚。展开

乡村美妇_精彩章节试读:

刘大柱和李翠花达成了协议,因为刘大柱还是个黄花小伙子,所以这件事情不宜声张,所以交易在暗地里进行。网 两人完事儿又温存了一会儿,刘大柱便提着裤子离开了张大憨的家里。
刚一出门口,刘大柱就发现了一件让他目瞪口呆的事情,比他大八岁的二愣子正在自己的猪圈后面打手枪呢,打完了之后全都甩到猪食盆子里去了,然后那些肥猪都一窝蜂的凑过来抢着吃。
刘大柱心里一阵恶心,这是干啥呢?
“喂,二愣子,你干啥呢!”
二愣子吓了一跳,赶忙把那话装进了口子里,还没等拉上拉链,刘大柱就一步窜了过去。
“俺啥也没干!”二愣子虽然比刘大柱大,但刘大柱从小爱打架,尤其是打起架来不要命,俨然是村子里的小霸王,二愣子老早就怕他。
“少装蒜,我都看见了,你刚才在这里打手枪,然后把好料都甩给猪吃了,你要是不说,我就把这这个消息告诉给镇上的人,以后你们家的猪肉就没人买了。”刘大柱威胁道。
“不要,大柱你饶了我吧,我全都告诉你。”二愣子个子小,只到刘大柱的下巴,扬起脸来,全身颤巍巍的说,脑门上的冷汗涔涔往下流。这小子其实也挺可怜的,五年的时间娶了三个老婆死了两个,第一个女人是难产死的,第二个是莫名其妙的爆血管死的,现在这个是第三个,结婚刚两个月,长的还挺标致。可是刘大柱听说,本来人家姑娘不愿意嫁给他,但是二愣子的老爹在镇上上班,家里有点钱,就多给了点彩礼,楞给取了过来。
“到底怎么回事儿!”刘大柱心想,这小子不会是变态,喜欢上母猪了吧。
“是这样的大柱,你最近有没有在村里听到过什么关于我的闲话呀?!”二愣子叹了口气,索性就坐在猪圈上低着头说道。
“听说啦,不就是说你那话有倒钩毒刺,能够把女人给捅死,所以你才接连不断的死老婆,村里人老早就这么说,我怎么能没听说呢!”刘大柱也没给二愣子留面子,直接就说了出来,说的二愣子脑袋更低了。
“我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才”二愣子含含糊糊的说。
“不会吧,你这个新媳妇又出事儿了!”
“可不咋地,的确是又出事了,前几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她一直都说下面很痒,这几天又说很疼,疼得厉害,我看真的是我把她给害了,所以我就到猪圈这边来试试,看看猪吃了我的东西会不会被毒死!”二愣子用一种很悲哀不想活的痛苦眼神祈求一般的看着面前的刘大柱。
“哦,原来是这样,那还真的是挺棘手的,你们就没找医生给看过!”刘大柱摸了摸下巴说道。
“不敢找医生,害怕丢人!”
“那要不这样,二愣子你要是信得过兄弟我,就让我去给嫂子看看。你也知道,我家世代行医,我爷爷把他的一身医术全都传给我了,我现在就是缺一个执照,要不早就开张营业了,我给你们看病,保证守口如瓶,怎么样!”
“大柱兄弟,你说的是真的!”二愣子一下从猪圈上跳下来,差点屈膝就给刘大柱跪下了。
“咱们乡里乡亲的我还能骗你,我现在就过去给嫂子看病。”
“可是我怀疑是我有病!”
“你是病根,嫂子是被感染的,必须一起看!”其实刘大柱心里明白,所谓倒钩毒刺把女人捅死全都是乡下人没文化胡说八道,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种事呢,八成就是二愣子不讲卫生,给人家新媳妇感染了呗。自己去看看,说不定还能趁机揩油呢!
二愣子的新媳妇秋花,长的真的很漂亮,一头乌发衬托着白白的一张脸,细细的弯眉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红红的嘴唇雪白的牙齿;高高的前胸微微颤动着,一条细长的腿盘坐在炕上,一条腿扔在炕下,牛仔裤把屁股兜得如弯月一样。真是越看越爱看,刘大柱只看一眼顿时就硬了。
“秋花,这是俺兄弟刘大柱,大柱可是咱们村里的名人,又是大夫还是秀才,这次她听说你身体不舒服,特地跑过来想给你免费看病,你看他多讲义气,从小到大,我俩的关系都是最要好的。”二愣子特意把‘免费’两个字说的很大声。
“原来是大柱兄弟啊,我以前在村里见过,快坐吧,我去给你们倒水!”秋花穿着低领的白衬衣,胸前鼓鼓的,脸上却又有一种掩饰不住的忧愁。
“嫂子不用了,咱们还是看病吧,喝水啥的都不着急,再说我也不渴!”刘大柱在心里想想了一下秋花不穿衣服的样子,顿时连头皮都爽透了。
“大柱兄弟,你看我这病”说着有些脸红的看了一眼二愣子。
二愣子觉得自己对不起老婆,转身到外面灶台烧水去了,留下刘大柱和秋花两个人单独说话。
“嫂子,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我必须了解清楚了才能判断病情,然后根据你的病情给你开药方,你吃了就会好的!”
“啥叫‘望闻问切’!”秋花也是个大字不识的村姑,对于刘大柱说的这些高水平的东西自然是一无所知。
有门,刘大柱这坏小子心里偷着乐了一下。
“切,就是诊脉,嫂子你懂不;问,就是询问病人病情,能理解不!”
“大柱兄弟,你看你说的俺虽然没文化,这点事咋还能不懂呢,明白明白。那还有望、闻呢!”
“这就复杂一点了,所谓的望,就是看病人的伤口;闻就是闻病人伤口处的气味,这是最关键的两部分,所有的大夫全都这样!”
“所有的大夫全都这样啊!”秋花的小脸红的好像熟透的桃子,最后连脖子都红了,声音低的只有两人能听到。
“可不是,全天下的大夫都这样!”刘大柱胡说八道。
“可是俺的病有点特殊”
“我知道,在大夫眼里只有病人没有性别,这一点你可以放心!我可以以我的医德来向你保证!”
“俺知道,俺信得过大柱兄弟,你就问吧!”秋花用洁白的贝齿咬着薄红的小嘴唇,羞羞怯怯地说道。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请关注乡村小说网

乡村美妇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乡村美妇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乡村美妇 阅读全文